终于在这个时候把这两年的单身数码照片汇在一起,感到岁月的沉重,在2004年最后一抹夕阳

离去的时候,我还是一个人,在自己的世界里,舞蹈,曾经的聚合时刻,都成浮生旧事,只留下我

一个人和一片遥远的梦想……



三门峡大坝


工程办公室

钟鼓楼


辽阔土地

福永万福壁


蜗居小村


在美景轩

办公室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