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 站 内 搜 索 □
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:


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

生活琐忆     
南行网摘     
幽默故事     
哲学小品     
电脑网络     


自动滚屏(右键暂停)
我的大学—新高职,自考生!(80年代出生的河南青年)
发布时间: 2006-02-02 17:19:58 被阅览数: 1912 次
(中间都是作者亲身经历)

 

   我生在河南,长在河南,河南最大的特点是人多大学少,于是我经过了小学升初中的筛选,初中升高中的过滤,高中升大学的淘汰。九死一生的上了个本省专科,学校非常的新,刚从中专升格到专科院校,还是高职。还是原班教师还是原版的校园,过去初中就可以考上的中专,又被我不争气的三年高中苦读考中了,我在万幸中感到一种陌然的悲哀。

   刚入学的时候,我还幻想可以学很多的东西,可是中专的教学模式和疲软的硬件环境,我开始考虑有没有上的必要性,4000/年的学费,1200/年的住宿费,来自于偏远农村的我来说,真的好象没有上这个学的必要性。我开始沉沦,也就是拣便宜,大学办个借书证可以免费看书的,于是我每天都是在小说中度过,不到1年,我们那个专业的书我已经看个差不多了,图书馆的书也实在太少了,外国有名的文学名著还有几本,地摊上5元一本都可以买到的书,图书馆都没有,我开始省吃俭用的去买地摊上的书。

   大学应该是恋爱的天堂,可是我好象没有那个缘分,尽管我也是长的一表人才,可是我的确囊中羞涩,我曾偷偷的(为自己特别廉价的自尊)去校外打工,象我们这些大学生又是男性,没有小说,电视上讲的那么幸运,去做家教。我开始在一个搞装修的工地帮小工,每天搅拌水泥,提泥包,给大工做个下手。一般都在周六周日,一次在路边看到一个我们同班的女学生,我感到非常的尴尬,好在她没有认出我。从那天我考虑换一个稍微体面的工作,大家都说计算机很不错的,在我们硬件很差劲的学校,电脑少的可怜,好在外面已经有网吧了。对于电脑,以前我也只是在电视上看过,同学帮我申请了一个帐号(现在才明白叫QQ号),我取了一个名字叫寒星(因为有一个叫辰的女孩,我曾经是多么的迷恋)。好象在大二的时候,学校有机房可以让付钱上机,趁每天晚上都拿着一本地摊上买来的电脑书,去机房上机(很贵的一个小时2元钱,我一天的生活费也才4元多一点),先学的第一个软件是WPS,后来想保存自己打写的一篇文章,买了一个软盘(3.5英寸的,后来才知道的),但是死活不知道该怎样存,我还以为自己买了软盘带到身上就可以存下了,一个机房的管理员,“扑嗒”一声把我的软盘塞到机箱里,听到里面吱吱的声音,不知道按了哪里,“嘭”的一下我的软盘便弹出来了,我很佩服他的水平的厉害,好象在我学电脑后的1个月后,我才知道按哪里开机(绝对不是耍笔皮开涮,到机房,或者外面网吧上网,那里的电脑都是开着的)。

   大二的暑假我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,家教,孩子的父亲是一个国营企业的副总,空暇的时候在一起聊天,知道我在学电脑,就说有时间去他那边玩,他那边有电脑可以免费玩,在那边混有1个多月,他正在让技术员做企业的网站,我就迷糊糊的学了不少电脑网络知识,大三开始的时候,大家都报了自考,且当时我的同学有的都考过了6门了,我于是也头晕着报了考,并且一次报了4门,自己的专业课程我基本上是看都没有看过,考试的时候真的叫不想提(老师在考试前都透漏试题,然后划定范围,尽管我沾了便宜,但是我憎恶这种教育),我基本都没有看过专业课书,大学三年的考试成绩都是优良。自考的时候我晕乎乎的答完了,成绩一出来,出乎意料都过了,都是高中三年的奋斗精神有效果,2个月突击4门都可以考过,我对自考充满了信心,毕业前又过了4门,只剩下三门。

   我毕业了,在三门峡一个政府机构里打临时工,维护很多台电脑,我熟悉了很多应用软件的使用和电脑硬件的使用和维护,打印机,扫描仪,数码相机等。3个月后,无意间知道我的领导的工资一个月是1600,而我是350元,还不管吃。在河南还是在政府单位,我感到了一种陌然的悲哀。我换了工作,去了洛阳,给一个搞婚纱摄影的个体户打小工,一个月薪水是550,管吃住。大冬天,我住在个体户的厨房里,北方冬天的夜,异常的寒冷,被子总感到湿冷湿冷的,我没有英雄罗盛教那样的耐力,不想当烈士,我回了家,也快到春节了,祖父在这个时候去世了,拆洗的衣裤还在院子里的绳上被风吹着,呼啦啦的响,爷爷就这样永远的离开我了。

 

   春节后我来到了广东,先到深圳,我的学历(专科)和满口标准的河南话,让我找工作倍受拒绝,后来在福永一家网络小公司做网页设计师,一个月800元加提成,中间学到了不少的知识,辛辛苦苦三个月,没有提成只有800元的工资还扣了我忘记打卡算迟到的钱,不是我们忘记打卡,卡机在办公室里,每天开门的老板娘,起的总要晚几分钟,所以一个月最少有两三次打不上准时卡,没有全勤奖,还扣工资。于是我辞职了,又被扣一个月工资,我来到东莞一个厂里做网络管理员,一个好心的台湾老板开的,在这边一干就是一年,工资也很可以,老板很信任我这个年轻人。后来办公室的人越来越妒忌我的工资来的轻松,在那种勾心斗角中,我出了厂(我没有一点的恨意,经过了情感的失意和贫穷后,饥饿和耻辱后,这些都好象只是云烟,存在的都是合理,不想随波逐流,就翩然远去)。

   顺便我回去把自学考试的最后3门考过了,20051231日我终于拿到了本科毕业证,在那16开的一张纸上,我看到了,大学是什么?就只是一片纸,只是考试制度的一个附庸品,在高职的大学我看到了贫穷女学生的无奈的眼神,看到了各种的利势眼的眉来眼去,看到了虚言高堂的逢迎阿谀,看到了河南学子的人生世象。(大学中间,一个男同学自杀,传言有女同学在坐台,我相信不是空穴来风,经历了一次“非典”)

   这是2006年的春节,我失去了自信,失去了所有的激情,我只想在远山的寺庙中,暮鼓晨钟,烟雾氤氲中焚一炉香,捧一卷书,品一口山中野茶,诵一声佛号。度人先自度,在岁月的酝酿中,能战胜一切的欲念,终得平静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上两条同类新闻:
  • 2005年的最后唏嘘
  • 流浪的心 (回忆2004年春节)

  •